“蓝罐曲奇”起诉“皇冠曲奇”侵权!终审判决它来了

  • 时间:
  • 浏览:7

见习记者云龙

日前,裁判文书网公布的一份《尤益嘉(上海)食品商贸有限公司等与丹麦奇新蓝罐有限公司不正当竞争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显示,优一佳公司的所有上诉理由均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法院不予支持。最后,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而这个判决就是最终判决。

这也意味着“蓝锅饼干”起诉“皇冠饼干”一案终于有了定论。根据原审判决,一审判处被告优一佳公司停止虚假宣传,登报消除影响,赔偿原告丹麦启新蓝锅公司经济损失200万元,合理诉讼费4万元,共计204万元。

谁才是正宗?

“蓝罐曲奇”or“皇冠曲奇”?

本案背后是代表“蓝罐饼干”的原告丹麦启鑫蓝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丹麦蓝罐公司”)和代表“皇冠饼干”的友一佳(上海)食品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友一佳公司”)。大多数消费者都熟悉案件中涉及的“蓝锅饼干”和“皇冠饼干”。在饼干市场上,这两个品牌非常受欢迎。

对于消费者来说,很难说谁是正宗的丹麦饼干。相似的包装风格,相似的产品口味,给消费者“丹麦王室”的印象。“蓝罐曲奇”网站明确表示,2009年,丹麦蓝罐曲奇成功获得丹麦女王玛格丽特二世陛下授予的“丹麦皇家品牌”认证,为丹麦皇家品牌,彰显皇家荣耀。所以丹麦蓝罐饼干新包装上印有“皇家丹麦”的金冠徽章,只赠送给真正的丹麦蓝罐饼干。品牌的优越地位是毋庸置疑的,不是一般饼干品牌随便用的。

另外价格方面,查询了两个品牌的天猫旗舰店,也是908g礼盒。目前蓝罐饼干的实际价格是145元,皇冠饼干是128元。

也许正是他们在同一个领域高度相似和竞争的关系导致了这个案件的发生。其实“蓝锅曲奇”和“皇冠曲奇”之争已经开始了。消息称,早在2014年,两人就已经走上法庭。

二审维持原判,认定“皇冠曲奇”有虚假宣传,损坏“蓝锅曲奇”

回过头来说,北京市石景山区法院曾审理过丹麦蓝罐饼干起诉皇冠饼干不正当竞争纠纷一案。一审法院裁定:1。优一佳公司在判决生效后,立即停止了本案涉及的虚假宣传不正当竞争行为,即停止在丹麦推广生产2014年9月4日前生产的皇冠饼干,停止在广告中使用欧洲法院人物的图片和图片,停止使用“皇家”和“丹麦王室”2。判决生效之日起30日内,优一佳公司分别在《法制日报》和《光明日报》的显著位置发布声明,消除本案涉及的虚假宣传对丹麦蓝罐公司造成的不正当竞争影响(声明内容须经一审法院审查);逾期不履行的,丹麦蓝罐公司可以在上述两家报纸上刊登判决的相关内容,相关费用由优一佳公司承担;3.优一佳公司在判决生效后10日内赔偿丹麦蓝罐公司经济损失200万元,合理诉讼费用4万元,共计204万元;4.拒绝丹麦蓝罐公司的其他索赔。优一佳公司不服上诉。

根据文件,本案二审诉讼争议焦点如下:1。优衣嘉公司和丹麦蓝罐公司是否是本案的合格诉讼主体;2.优艺佳公司是否实施了虚假宣传的不正当竞争行为;3.一审法院裁定,优一佳公司发表声明,消除本案涉及的虚假宣传对丹麦蓝罐公司造成的不正当竞争影响,判定优一佳公司向丹麦蓝罐公司支付经济损失和合理的诉讼费用是否适当;四、一审法院认定事实错误足以影响判决结果。

最终,二审法院认为优一佳公司的所有上诉理由都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本院依法维持。法院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案件受理费23120元,由优衣嘉(上海)食品贸易有限公司承担(已支付)。另外,这个判决是最终判决。

2019年“皇冠曲奇”

反诉“蓝罐曲奇”不正当竞争,索赔3000万

随着二审即终审判决,“蓝锅曲奇”与“皇冠曲奇”不正当竞争案终于“定案”。

但2019年5月,北京海淀法院发布新闻报道,反过来“皇冠曲奇”起诉“蓝锅曲奇”,要求赔偿3000万元不正当竞争。

根据北京市海淀法院的文章,认为丹麦启鑫蓝锅有限公司、丹麦蓝锅饼干有限公司、蓝锅金宝(上海)管理有限公司、上海力智实业有限公司、上海赵宇国际贸易有限公司、北京翠微家居超市连锁经营有限公司作为“丹麦蓝锅饼干”等产品的生产厂家、进口商、经销商,实施了虚假宣传、混淆视听、商业诋毁等不正当竞争行为。“皇冠丹麦曲奇”的生产商丹麦丹麦丹麦特殊食品有限公司和经销商优一佳(上海)食品贸易有限公司以不正当竞争为由,向法院起诉上述六家公司,要求赔偿人民币3000万元。

在本案中,原告“皇冠丹麦曲奇”的生产商和经销商声称,“皇冠丹麦曲奇”多年来一直在中国大陆市场主导类似产品的销售,是一种知名商品。“丹麦蓝锅饼干”实施了以下虚假宣传行为:

1.“丹麦蓝罐饼干”虚假宣传其历史。在产品包装和网站上,“丹麦蓝锅饼干”和“源自1933年”有“百年历史”,让消费者误以为产品有100多年的历史;利用“皇家经典”(Royal Classic)的宣传词,宣传“丹麦蓝锅自诞生之日起就伴随了几代丹麦王室”,消费者误以为“丹麦蓝锅曲奇”(Danish Blue Pot Cookie)几百年来一直是王室品牌,但实际上它只是在2009年才获得丹麦王室的认证。

2.“丹麦蓝锅饼干”在质量上有虚假宣传。在产品包装和网站上,声称“丹麦蓝罐饼干”使用“1933年的原始配方”和“百年配方”。事实上,有些成分在1993年并不存在或没有用于饼干产品,从1993年至今也没有100年。此外,它在保质期和净含量上的宣传与产品参数不一致。

3.“丹麦蓝锅饼干”在宣传中使用了极端的字眼。在其官网上使用了“全球最大的现代曲奇生产线”和“我们用最先进的设备做出最优质的产品,面对来自市场的挑战”的宣传词,让相关公众认为“丹麦蓝锅曲奇”是质量最高的丹麦曲奇。在宣传中,我们使用了“顶级饼干大师”、“礼品首选”、“最佳派对搭档”等极端用语,让相关公众误以为其品质优于其他品牌。

4.“丹麦蓝锅饼干”对饼干的产地有虚假宣传。在其微信微信官方账号和官方微博上,反复宣传只有“丹麦蓝锅饼干”是丹麦生产的,这让消费者误以为其他品牌不是丹麦生产的,或者有部分是丹麦生产的,只有他们生产的饼干才是最正宗的丹麦饼干。“丹麦蓝罐饼干”的蓝罐礼盒(送人咖啡)正面包装印有“原产地丹麦”,但咖啡的原产地是越南。“原产地丹麦”这几个字让消费者误以为咖啡也是丹麦生产的。

5.“丹麦蓝锅饼干”在丹麦王室的称号上有虚假宣传。在视频广告和官方微博中,反复宣传市场上只有“丹麦蓝罐曲奇”获得了丹麦王室的称号,让消费者误以为只有“丹麦蓝罐曲奇”得到了丹麦王室的认可,质量优于其他品牌的曲奇。但事实上,丹麦曲奇品牌BISCA也获得了丹麦皇家认证,其时间早于“丹麦蓝罐曲奇”。

原告“皇冠丹麦曲奇”的生产商和经销商认为“丹麦蓝罐曲奇”被混淆了,导致人们认为“丹麦蓝罐曲奇”和“皇冠丹麦曲奇”之间存在特定关系。“丹麦蓝罐曲奇”的产品包装和赠品有类似于“皇冠丹麦曲奇”产品包装中皇冠的皇冠形状,属于未经授权使用对他人有一定影响的商品名称、包装、装潢的相同或类似标志。此外,被告在新闻发布会上散布“皇冠丹麦曲奇”等虚假文字,侵犯其蓝罐曲奇名品包装装潢专有权,并在多家媒体进行宣传,从而有辱“皇冠丹麦曲奇”的商品声誉,损害其商业信用。被告违反《反不竞争法》规定,扰乱饼干市场竞争秩序,原告起诉法院。

皇冠曲奇起诉蓝锅曲奇案目前没有更新。

(原标题:“蓝锅饼干”起诉“皇冠饼干”侵权!最后的审判来了)

(主编:钟_NF5619)